????苏牧从遗忘长廊上走过,沿着怒水河疾步的前行,直到一路荒凉的景色变得郁郁葱葱,玩家的身影也变得稀少起来,他总算踏入了幽暗丛林的地图。

  ????苏牧小心谨慎起来,又朝前走了一段直至再也看不到其他玩家身影之时才停下了脚步。他用武器拨开一处茂密的灌木丛,小心准备着万一突然从中蹦出个什么玩意儿,可什么玩意儿终究没有蹦出,他吁了一口气,回身看了看来时的方向……差不多就这里吧。

  ????苏牧平静着心中的兴奋,在技能面板下拖出“亡者复生”,选中技能开始缓慢的引导。引导持续了两秒,就觉得脚下的土壤一阵松动,然后从土壤中冒出一个头来。

  ????头?这头的块头着实有些偏小,而且这头的样子怎么看起来就……

  ????一直兔子蹦了出来。

  ????瘦骨嶙峋。

  ????我去!

  ????这兔子算什么鬼?!

  ????兔子眼眶中晃动着幽幽的火焰,颤颤巍巍像是有个风吹草动便会熄灭一般,火焰的颜色,是亡者复生的效果。

  ????苏牧却没有“亡者复生”再次成功的兴奋,这到底算什么情况?!他朝着自己的头像框下看了看,新出现的仆从标志便是一只兔子的脑袋,名字也是霸气:残暴的长牙。

  ????长牙的牙齿却是够长,它也不知是沉睡了多久再次被苏牧唤醒,意识还有些茫然,出现之后便不安的四下打量,然后就开始围着苏牧的腿脚打转,时不时的凑近苏牧的脚丫嗅上一嗅,让蠢蠢的模样让苏牧很是纳闷:到底哪里残暴了?

  ????“嗷~”苏牧猛地往后跳去,因为刚才眼角的余光瞥见这只兔子张大了嘴巴对准了他的小腿。“滚滚滚!老子不是萝卜腿!”看着长牙又凑了上来,苏牧毫不客气的一脚将其踹飞。

  ????老子的洛卡哈纳哪去了?!

  ????苏牧很是不开心。

  ????残暴的长牙被踢飞之后便缩在远处瑟瑟发抖,那害怕的模样纵然皮毛腐烂不堪惨不忍睹也让苏牧生出难得的恻隐之心来。

  ????“过来。”他招了招手。

  ????残暴的长牙抬头茫然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一跳一顿的挪了过来。

  ????按理说这种时候是需要摸摸头的,但苏牧望着那磨光的脑门实在下不去手,最后也只是蹲了下去,对着残暴的长牙开始研究。